法新社 北韩如何打造对金正恩的个人崇拜


如果有哪个国家能弄出斯大林式的个人崇拜,那只有北韩 (法新社) 据法新社12月26日(周一)报道,在北韩互联网几乎是被禁止的,没有新闻自由,收听外国广播是非法的,如果说在数字时代有哪个国家能弄出斯大林式的个人崇拜,那只有北韩 自从“亲爱的领袖”金正日去世后,以镇压为本性的共产政权的宣传机器开始打造金正恩的光辉形象 北韩官方通讯社报道,周日,金正恩送热的甜饮料,给冒着严寒对他已故的父亲表示敬意的哀悼者 报道写道:“他是这样一位细致而善良的人,当整个国家处于悲痛之时,金正恩多次展示的对人民的亲切关怀,将作为一个热爱人民的传说留给后人” “亲爱的领袖”这样的古怪神话使金正日在西方的眼里成了有趣和调侃的人物但在北韩,众多的传说,连同战俘营和庞大的军队,帮助他延续了17年的统治 金正日的照片挂在每个北韩家庭,而宣传海报歌颂这位已故领导人和他的父亲金日成从幼年起,小学生唱的歌就是对他们的赞誉 他们被教育,当金正日出生时,有彩虹出现在神圣的Paekdu山,尽管专家们认为他是出生在俄罗斯的游击队营地 虽然金正日的死在海外Twitter上被嘲笑为 “高尔夫球界史诗般的损失”,但很少有北韩人能看到 社交网站帮助了2011年在中东和北非兴起的阿拉伯之春运动,但在这个世界仅存的共产主义王朝里,大多数普通人却没有可能上互联网 他们有一个叫做Kwangmyong的内部网,但是严格控制的,且不与外部世界接口 首尔的国民大学朝鲜问题专家Andrei Lankov教授表示:“北韩仍处于好像是1950年代或1960年代,他们有为数让人惊讶的计算机,但却不与国际互联网相连互联网是被禁止的所有的收音机都只有固定波段,所以只能收听官方广播” 他指出:所以这意味着让北韩人产生对金正恩的个人崇拜不是难事,就像以前对金正日一样 金正日显示了对互联网有所了解的迹象当2000年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访问平壤时,这位已故领导人询问了她的电子邮件地址 然而,北韩仍然是世界上最封闭的国家大多数的居民被禁止出国旅行,国外的来访者通常被严密监控,不许离开首都 使用手机的禁令刚刚解除,到9月末北韩有超过80万手机用户 首尔的活动人士表示,打国际长途或接听国际长途非常困难,因为服务有限,且监视严密 但来自外界的信息在慢慢地渗入,在中朝边界附近,手机可以连到中国的网络,韩国的DVD和录像带通过走私秘密进口 Lankov教授称:“感谢那些录像带的流传,北韩人终于意识到官方所说的南韩又穷又绝望的故事是谎言北韩人终于意识到了他们很落后但是,很少人知道他们落后多少” 尽管如此,平壤对新闻还是封的很紧,金正日的死让全世界蒙在鼓里两天,直到上周一泪流满面的播音员发布了他的死讯 不太可能知道北韩人对金正日流的眼泪有多少是真的,但据逃离金正日严酷统治的人说,部分原因是多年灌输的结果 首尔的北韩叛逃者协会主任Lee Hae-Young表示:“北韩的洗脑是如此厉害,我发现当我听到金正日的死讯时我哭了,尽管我多年前就投奔了南韩而且公开说过我恨他因为宣传和洗脑,奴性的心态在朝鲜人民身上是多么的根深蒂固” 人们来哀悼金正日时,喝着热糖水(法新社) 12月24日,平壤的居民收到了特供的鱼 (法新社) 平壤内金正日花和Paekdu山的海报 (法新社) (译文略有删节,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