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温保重:改革已死,政权将亡


中华民族在历史上,走过了秦、汉、三国、晋 、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等朝代,历朝历代都是这样更迭表演着;每个朝代都想永远统治江山,但每个朝代最后都逃脱不了被历史淘汰的命运;一个朝代结束,另一个朝代又来;朝朝如此,代代相续;中华民族就这样沧桑而又茁壮的走过了五千年,最后又走过了六十年血腥统治的红朝(共产党统治的这个朝代) 到了今天,红朝崩溃、政权灭亡的时间也到来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内流传“改革亡党,不改革亡国”,也知道这个共产党是不会自己找死,必然不会政治体制改革;二十年过去后,没有改革的结果也到了亡国的地步---中共政权崩溃在即! 温家宝前几年就说“不進行政治改革,只有死路一条” 其实民间舆论,从前年开始,海内外精英包括体制内有识之士,就已经发出惊呼:改革(改良的希望)已死,革命必来所以到现在又谈说什么政改行什么文件也都只能是空谈,一纸空文 中华民族的淘汰旧王朝,进入新朝代的历史轮回时刻又一次来到了 今天的中共国红朝政权也到大清朝末期的末期的最后一刻国库已空,无官不贪,无民不刁,无处不拆,民怨极大,军民思变,动乱频传,贫富巨差,官民对立,种种丑态,种种乱象,政权崩溃在即;这一切也确实是由中共的掘墓鬼江泽民领着它的邪恶的流氓统治集团血腥龌龊的铺垫、完成了 历史是无情的! 本来呢,共产党的起家就不光彩---巴黎公社流氓造反,因此这个党的灭亡方式也早有安排,本或是要让红朝人民在这个政治流氓集团压榨凌辱下活无活路、忍无可忍后,今朝的人民起来把共产党推翻,军民共同血洗共产党,烧血旗、屠尽党员,以慰天怒、平民怨、洗罪责 只可惜胡锦涛还不如个隋炀帝认识时局透彻,杨广到最后还能说出个“吾之大好头颅谁可取之”的末日哀叹而糊涂的胡锦涛居然还在梦想十八大的安排,梦想稳定,其实都是水中捞月、梦里看花、痴心妄想!实在是个看不透无情的历史规律、钻在苍头小利中的糊涂党虫! 历史是注定的! 红朝政权崩溃是注定的也是必然的!现在只是过程中的表现,瞬间就过然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忍心生灵涂炭,想尽量避免过去历朝历代所出现的血腥场面,今从新安排,又指一条明路,意让这个崩溃的政权从内部清洗、平和革命、自我过渡到新朝、新代、新政权 表现形式或是:中共政权里一个被天意、民心选择的人带领政、军、民,先切割处理民怨最大、罪大恶极的政法委,以逮捕周永康为标志,清洗最大的血罪顺带洗清自己,把活摘民众器官的大罪人一个个绳之以法;立即平反法轮功、六四等,安抚民意,依此为执行者个人换得巨大民心、民望,让这个政权在崩溃前得已继续残喘几天,得到一点点再统治时间和资源,然后用这些民心、这点时间尽快进行内部自我革命(绝对不是改革而是革命,只是某种“平和”的大革命),大巨变中解体唾弃掉共产党、完成立新党、新政权、新国号的历史步骤,走入新纪元铁血抓捕审判大罪人大首恶,让邪恶的凶手屠夫、恶鬼邪灵去承担这一切原罪,洗清民族耻辱,依此切割出大部体制内众生和民族,使人民付出的代价最小,民族的阵痛会小很多如此,众生喜之,天地欣之 本来胡锦涛、温家宝是最有资格和希望承担那执行者的角色,顺天意而执行之可惜的是胡锦涛虽然过去有成吉思汗的命,但今日却好像可悲的沦为懦弱的党奴、阿斗只盯着如何保党、保权位利益,从不去想想自己的脑袋还有几天可用,自以为通过高明的政治斗争手法就可以延续这个政权,自以为安排令计划和自己人马控制中央和地方政权就能保自己,自以为安排再当几年军委主席就可以保住派系的利益,其实都只不过都是黄粱美梦罢了;退后几十年,不否认胡锦涛的做法会很管用;但到了中共政权崩溃的今天,一切都不过是沉船上的蚂蚁之举--只不过是误己误人 历史是残酷的! 胡锦涛尽管可以按照自己想法去做好了,没人要求你去作什么如不顺天意,那也只是在浪费自己最后的自救时间“王者治国,兵征天下” 如果你:王非王事,必有新王;是否血兵,还在天意当新王举义旗时,也可能就是你给这个中共陪葬的时候了,那实在是可怜可悲呀---胡锦涛本来或许能象元朝那样成就一个新的庞大天朝,却在瞬间成了一个荒郊弃尸 至于谁是新王,在胡锦涛还没有耗尽这最后几天的自救时间之前,不敢言然而其他各派、各行的有志人士却大可抓住这个难得的成家立业的机会去自救,不必和胡锦涛一起给中共陪葬顺天意者得天下,方有未来自救方式亦不需我多言了珍惜这时间吧! 之前写的文章大多只是根据表面而论现象,实不敢言明;此文一出,天机微现;老王胆惊,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