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晚年内心熬煎 不敢认汉奸父亲


1990年江泽民曾给朱自清之子朱润生写过一封信,信中说:“回忆少年时期常在你们家中,看到令祖父读《背影》一文,感到分外亲切……日前碰到您二叔朱物华教授,谈起家父与令尊及二叔在第八中之情景,回忆往事,历历在目” 江泽民家和朱自清家是世交 中共官媒曾报导,1990年江泽民曾给朱自清之子朱润生写过一封信,信中说:“回忆少年时期常在你们家中,看到令祖父读《背影》一文,感到分外亲切……日前碰到您二叔朱物华教授,谈起家父与令尊及二叔在第八中之情景,回忆往事,历历在目” 大纪元获悉,江泽民家和朱自清家是世交,这倒不是单单因为朱自清的次子朱润生与江泽民曾是扬州中学(简称扬中)的同学当年朱自清的父亲朱鸿钧被贬返回扬州后住在安乐巷,便与江泽民的祖父江石溪成为好友朱自清与江泽民的父亲江世俊也常来往,而江泽民常常到朱家玩耍据说朱家和江家人都爱吹拉弹唱,交情不浅 1944年,朱家败落,朱润生辍学在家无事可做在西南联大任教的朱自清给老朋友、时任伪中华民国汪精卫政府宣传部副部长的江世俊写信请求帮助,江世俊将朱润生安排到宣传部下属的伪《中央日报》做见习记者 朱润生披露江泽民“假养子”真相 江泽民掌权后,朱润生多次到江家造访朱润生将自己与江泽民的大幅合影高悬于客厅尤其扬中校庆时,朱成了热点人物,人们免不了要问他一些有关江的消息 有一次,有校友问:朱老,江主席的父亲是江上青吗? 朱润生摇摇头笑着说::哪里是啊!又问:那为什么报纸上这样说呢 朱想了一想回答:是记者搞错了大家好生奇怪,这么大的事怎么能搞错了呢! 虽然扬中校友众多,但能与江挂上钩并保持联系的也只有朱润生一人扬州的什么单位想得江泽民的题词都请朱润生中间代劳,朱每次都顺利而归这样特殊的关系,朱润生自然不会连谁是江泽民的父亲也搞不清江世俊那时常来朱家做客,可朱润生却从未见过江上青 江泽民晚年内心的熬煎 晚年的江泽民多次和朱润生谈论朱自清的《背影》,称自己非常喜爱,感叹做父亲的不易,无法回报父亲的爱,并将《背影》用毛笔写成条幅朱润生以为这是江泽民为表示自己的文学鉴赏力罢了,孰不知,这正是江泽民内心深处对给予其无限厚望和扶持而又被自己拒绝承认的汉奸父亲的忏悔吧,或许通过谈论《背影》可释放一些江内心的熬煎! 在江泽民自己让人写的传记中,不惜笔墨写了许多新四军,江上青的事迹,而唯独没有写江泽民的生父江世俊,没有写江泽民的家庭出身江泽民对于自己的生父是极力回避据报载:江泽民盗用人民血汗一百五十万元,给他家修了祖坟江泽民回扬州去祭祖报导大谈江泽民的祖父如何如何,唯独忌讳的就是不谈他的父亲怎么样 江泽民假称江上青养子 维基百科记载,江上青,原名江世侯,1911年 4月10日出生于扬州,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年,任国民党安徽省第六行政区保安司令盛子瑾督察专员的秘书并兼职“第五游击纵队司令部政治部主任”、“司令部中国共产党特别支部书记”、“中共皖东北特委委员” 1939年7月29日在泗县遭和盛子瑾有私仇的当地另一支抗日武装袭击身亡,年仅28岁江泽民在中共夺取江山之后,在简历中自称是中共烈士江上青的养子 然而,据江上青之女江泽慧回忆文章记载,江上青夫人王者兰去给江上青扫墓时,江泽民并未前去;江上青死后,江泽民一直与生父江世俊一家生活;江泽民从未赡养过王者兰及其家人;正如江泽慧所言:“在我十一岁之前,我唯一记得的就是无尽的贫穷饥饿” 据相关资料记载,江上青的两个遗孤江泽慧、江泽玲正在忍饥挨饿时,江泽民既弹钢琴,又上汪精卫政府的中央大学,和其大哥江泽君“东圈门里醉,淮上寻芳翠”,寻花问柳、醉生梦死如此天壤之别的生活,过继成江上青养子之说,纯属江泽民后来投机中共时的瞎编和杜撰 江泽民其父:真汉奸 据民间调查,江泽民祖父叫江石溪,本来是一泼皮,后当了一名江湖游医,在青帮中辈份极高,长子就是江泽民的父亲江世俊1940年,江世俊以青帮大佬的身份,投靠同年刚成立的南京伪政府,江世俊因其在青帮中的地位,比臭名昭著的汪精卫特务机构76号特务头子李士群还要高一辈,所以虽然才疏学浅、文理不通,但仍在汪伪政府中身居要职 维基百科记载,在抗日战争期间,江世俊号称“江冠千”,担任金陵汪精卫政府宣传部副部长兼社论委员会主任委员按照国民政府《惩治汉奸条例》和中共以往惯例,伪军科级以上公务员,就定为汉奸 正是因为生父有不可告人的汉奸历史,江泽民把自己移栽到江上青的头上,伪称革命烈士江上青是他养父以后,江泽民就一直是以“革命烈士”后代自居,到处招摇撞骗 历史学者吕加平于2009年12月5日发表揭露江的“二奸二假”问题的公开信,江本人和他的亲生父亲都是日伪汉奸,此为第一奸;同时江还是苏俄奸细,效力于克格勃和向俄出卖奉送大片中国领土,为第二奸其中二假是,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