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常委分权习近平有高招?十九大取消常委制传闻粉碎(图)


10月17日下午中共十九大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新闻发言人称,新一届政治局常委将在十九届一中全会后公布,并同中外记者见面这间接证实了“取消常委制”传闻落空但有分析认为,习近平解决常委分权也不难 赵紫阳旧部严家祺曾表示,政治局常委制导致国家行政权的分裂,必须取消香港《开放》杂志总编金钟认为,取消常委制政治上组织上都极为不利,必遭抵制,习近平可以换上自己的亲信早在2016年7月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就分析,取消常委制不太可能,除非习近平实行总统制 10月17日下午4点30分,中共十九大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新闻发言人称,新一届政治局常委将在十九届一中全会后公布,并同中外记者见面 当天的发布会,公布了中共十九大会期的时间为10月18日至10月24日会议的主要议程包括:听取和审查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的报告;审查中纪委工作报告;审议通过党章修正案;选举十九届中央委员会;选举十九届中纪委委员会 新闻发言人庹震称,中共十九大闭幕后,将召开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和十九届中纪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一中全会结束后,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将同中外记者见面 在回应记者提问有关十九大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人数是否变化时,该新闻发言人称,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将在十九届一中全会上,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产生届时会及时公布选举结果 观察家认为,十九大首场新闻发布会,发言人有关政治局常委的如此回应,已证实中共常委制在中共十九大不会被取消 取消常委制,是在中共十九大一年多前就开始广受讨论的热点 政治局常委为什么必须取消 赵紫阳旧部、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祺在《前哨》杂志2016年8月号上发表文章《政治局常委为什么必须取消》 文章表示,在党政不分的情况下,政治局常委制,必然导致“九龙治水”,导致“最高国家行政权”的分裂,而且使宫廷政治以现代的形式呈现出来 文章说,早在一九八六年年十二月下旬,当时赵紫阳设立的“政治改革办公室”进行有关党内民主的专题研讨时,严家祺就主张取消政治局常委 严家祺说,“任何委员会都不该有常委西方议会都没有常委,社会主义国家只有南斯拉夫没有西方议会有全院委员会,而也不同于议会本身委员会制的特点就是没有常委中央政治局也要取消常委民主就不能实行常委制委员会制与首长负责制是对立的,过渡形式是加权表决制” “在水一方”:习近平“取消常委制”不太可能 早在2016年7月26日,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就分析,取消常委制不太可能,除非习近平实行总统制 “在水一方”进一步分析说:习近平从十八大出任中共总书记开始,就一直在清理江派的同时,启用自己的人马,从闽江旧部、之江新军到陕军,与习近平共事的官员大多得到提拔并安排到了关键职位、这些职位包括省区直辖市的书记或省长、中共国家的重要机构、从中组部到宣传部、中办都安插了亲信胡锦涛时代的政令不出中南海正在逐渐改变 实际上,习近平强力反腐中,不但清除了江泽民腐败治国中崛起的贪官,也树立起个人威信,加之其五年间出台的诸如“问责条例”等规范性文本,所谓的“治党”成效至少是被中共部分高层认可的 在这一过程中,习近平的军改也改变过去的格局,把江泽民架空胡锦涛的军委副主席负责制,扭转成军委主席负责制加之习近平在各部门安插亲信和小组治国绕过江系人马,党政军大权也基本掌握在习近平手中 “在水一方”指出,更为关键的是中共十八大六中全会确立了“习核心”,官员被推动拥戴,江派反水人物李鸿忠就一直在高喊并解读习核心,李鸿忠称“核心就是旗帜,就是方向,就是信心,就是力量”,以及““当代中国最大的政治”就是习核心,足见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在与江泽民曾庆红派系的斗争这个,在进一步的巩固中 配合维护习核心的一系列的举措则包括了“妄议中央”将受到惩处、“对政治上有问题的一票否决”等的政治纪律的约束 这一大背景下,习近平完全可以决定谁进常委,“取消常委制”更显得毫无必要 反之,习近平要有能力取消“常委制”,也就会有能力让自己的心腹入常,这样也就没有了取消常委制的必要 习近平如果取消常委制,必然在政治局遭遇抵制,这会让那些有可能当上常委的高层与习离心离德常委职位有很多实际利益和特权,虽然习近平可能会打破现任常委的免责免死金牌 金钟:取消常委制说法不可信  但习可以让亲信入常 2016年5月22日,《开放》杂志刊登总编金钟的署名文章分析说,中共很早以前,政治局人数少,领导核心在书记处后来政治局扩大到20人以上,而且分散各地,设常委一级是正常的做法(书记处成为工作班子) 金钟分析,若撤掉常委,岂不是总书记摆明独裁,政治局虚设这在政治上组织上都极为不利,必遭抵制说其负面作用,显指现常委多名非习班人,但他们十九大都要超龄下台,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