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高层的惊人消息 百思只得一解


梁文道:“维稳产业综合体” 去年我曾在一席晚饭上听见某个国企高层自述,说他们单位响应局势,也在公司内部成立了一个维稳办,由一把手任办公室主任一家盈利甚巨的国有开发商为什么也要在内部设立维稳办呢他们有这需要吗这个办公室又该怎样证明自己的绩效我百思只得一解 已故美国总统艾森豪曾在卸任演讲警告国民,许多军工产业越做越大,连带一批相关企业,形成一股不可漠视的政治势力他们口袋里有钱,首都中有人,藉着游说集团打进国会,甚至国防部门,和那些政客官员分享共同利益,认同相近立场这种利益与意识形态的立场就是不断寻找国家的敌人,为美国制造和发明各种潜在与隐性的威胁只有外敌的存在,国民才会内聚紧张;只有持续紧张,才有理由维持强大的军备;只有维持强大的军备,整个军火工业才能发达畅旺这便是着名的「军火工业综合体」了 今年中国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开幕之前,中国财政部公布了预算报告,其中一笔备受关注的专案是「公共安全支出」,它比去年多了百分之十一点五,达到七一一八亿,再一次地超过国防预算虽然财政部说过好几次了,这笔开支绝对不是维稳经费;但大家还是继续把它记在维稳头上为什么因为一来我们成天到晚地面对维稳,听说维稳,都知道铺天盖地的维稳工程不可能不要钱;二来,财政部的年度预算尽管从不「维稳」,但它偏有这条从不列明细项的「公共安全支出」所以,管它叫维稳费,多少也算是「合理的怀疑」吧 本着这种合理怀疑的原则,我不妨帮忙大胆猜测,猜猜这笔钱的数额怎么会变得这么大,并且越来越多 为方便说明,且让我们假想如此一个乡镇,地处僻壤,民风淳正,向来太平无事,根本没有维稳需要可这里头有个中年汉子,常投诉水电不畅,说三道四,对地方有不少意见遇上这等人,政府本来也没什么,顶多把他当个麻烦人物,不理就好然而某日,地方官福至心灵,想起上头好像有笔钱,专门用来维稳,於是决定申领,也在这镇上成立一个「维稳办」明明局势稳当,凭什么理由要向上级伸手取钱呢有的,就是那个惹麻烦的汉子了新成立的维稳办人数不多,事情很少,主要就是盯紧这人,三天两天便拿他问话,搜搜他的东西,也许还检查他的电脑这一搜查不得了,居然发现这人的电脑装有翻墙软体,纪录显示他常在推特等被墙媒介上和人说话,其中还包括少数几个「境外敏感人士」於是罪名就有了,叫做涉嫌勾结反动分子但是,这个新成立的部门绝不能轻易送他法办,毕竟他是地方上唯一一个维稳对象,也是这个小办公室之所以存在的唯一理由 第二年,镇上维稳办的工作增加了,必须扩编,因为对那个维稳对象的监视必须加强或许是不堪其扰,这人在网上发表的言论越趋激进,以前是投诉断电发生得太过频密,徵地偶有不公,现在却总是专门针对体制结果进一步坐实了当局对他的设想和定位再搞下去,他开始屡屡上访,并且试图说服他人认同他的言论,加入他的上访…自此之后,整个国家便又多了一个破坏稳定的不利因素,这个镇的维稳经费也逐年增长对於当初想到那个点子的地方官而言,真可谓得其所哉 相比起全球左派时时批评的美式军火工业综合体,我们现在是否也可以推想怀疑,中国是否也出现了一个「维稳产业综合体」连同受聘於地方部门的「保安公司」和提供监控技术的软体开发商,他们一起绑架了国家的根本利益,预言成真地等自己创造出一批维稳对象越多不利於稳定的条件,这种「生意」便做得越大 去年我曾在一席晚饭上听见某个国企高层自述,说他们单位响应局势,也在公司内部成立了一个维稳办,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